难忘儿时摘酸枣

石坚 29 0

   闲来无事的时候,就想起了儿时摘酸枣的趣事,那时候家乡的酸枣漫山遍野,到处都是,遇着有时收购酸枣仁的,也就诱使着摘酸枣者众,那时的山上山下常见摘酸枣的,也摘出了许多趣事,带来了几多童少欢乐。

   我的家乡山东省平度市乔家村,是一个依山傍水、美丽富饶的村庄。得天独厚的自然环境除了自然生长、种植的瓜果外,也暗自长出了一棵棵、一溜溜、一片片的酸枣树,绿色幽幽酸枣树上结出了一个个像小红灯笼、似玛瑙的酸枣,均匀有致地点缀在一个个小小的枝杈上,绿中透红,煞是好看,特别招人喜欢,也就成了乡村里一道道靓丽的风景。

   酸枣因个小、肉少、皮薄,人们对它只为观之,少有食之。加之它自带极酸味,人们闻之就感到口里酸酸的,有时虽然走到酸枣树前,也弯腰俯首揪下三两个酸枣尝尝,却只是找找那种感觉罢了,吃不多的,要说平素专门摘酸枣吃的,那更是少之又少。

   可遇到有些年头,就大不一样了。这是因了县里药材门市部专门收购酸枣仁,传说酸枣仁具有宁心安神、养肝、敛汗、降血压、降血脂等功效,且收购价格不菲。有了这样的利益诱惑,老家山里、坡里又生长着那么多的酸枣树,自己又不费地、不费仓,只需漫山走一趟,举手之劳,何乐而不为呢?只不过是,摘酸枣这样的事,不像大人们干的营生,何况那时还处在大集体时代,对整壮男女劳力都管控得很严,每天都得上坡或到场院干活,即便想摘酸枣也没有时间。这样漫山漫坡里只有孩子们的影子,利用星期天或放学的时间去摘酸枣。于是乎,在东山、长龙山、小山、庙山等老家的一座座山上,常见一群群孩子在低头弯腰摘酸枣,为得赚个零花钱,买个笔、本也方便。

   我那时对摘酸枣也很有兴致,每到星期天或每天放了学,我便常约着小伙伴们到山上摘酸枣。有一次,我约着三个小伙伴到庙山这座山坡上摘酸枣,到了那里一看,被别人摘捋的不太多了,没办法,小伙伴们一商量,到邻村山上去摘,哪里酸枣多就到哪里去摘。我和小伙伴们便顺着老家的山直奔寨子村山,从寨子村山摘着奔向窝洛子山,又从窝洛子山摘着奔到正涧山。这一路翻了一座又一座山,不知不觉走了六七里的山路,摘了一路酸枣,个个篓满圆涨,还饱览了一路水光山色,乡村风貌,这是我第一次从山上攀爬着到这些村,别样的滋味在心头。长了见识,收获多多,更收获了一种好心情。

   而那次收获更大和更巧合的,是和我一同去摘酸枣的三个小伙伴,长大以后,也是挨着摘酸枣的村娶媳妇,这不,一个娶了寨子村媳妇,一个娶了窝洛子村媳妇,一个娶了正涧村媳妇,正是我们去摘酸枣的那三个村,就像是当年摘酸枣“摘”来了三个媳妇。他们结婚后,我还对其中的一个媳妇说:“噢,你娘家就是正涧村?我小时候摘酸枣就摘到你们村,到了村东的大沟又回来了。” 她听了嘻嘻哈哈笑了起来,说话也更近乎了。那次摘酸枣的经历使我至今难忘,每每回味,感觉真好!也就一直这么深藏在脑海中。

   还有一次摘酸枣,是在老家“街埠”北顶的西坡上,摘着、摘着,有个小伙伴突然说:“哎,在这棵松树顶上有个马蜂窝,咱把它戳下来吧?”我一想捅马蜂窝的厉害。忙制止道:“别戳,别让马蜂蛰着。”小伙伴正处于玩心重的年龄,他好奇,想玩刺激,我的话成了耳旁风,他三下两下就把马蜂巢捅了下来,马蜂乱飞,有的直接就飞了过来,见了人跑就追,有的从被捅到地下的马蜂巢里飞了起来,跟着追。我当时一看不好,马上趴下。因我听别人说,马蜂追的时候,只要趴下抱着头,就没事了。这次摘酸枣闹了一场惊险,那惊险的一幕至今历历在目,永远不会忘记。

   我每每摘回酸枣后,都动员着家人快吃,吃完了好把酸枣核快晒出来。开始的时候,吃几个尝尝倒还可以,可酸枣太酸了,谁能吃多了?吃着、吃着,就觉得牙酸的受不了了,就是最爱吃酸的母亲也打了退堂鼓。她说,把放锅里酸枣煮一煮,再搓出核来,晒干就成了。说完,她把我摘的酸枣都倒进大锅里,加入了少量的水,加火烧,感觉差不多了,就用笊篱捞出来,用两手对着揉搓,将酸枣核搓洗的真干净。然后,放到小盖垫上晾晒,直至晒晾干。我现已忘记拿着送到村供销社还是城里医药门市部卖掉了。

   儿时摘酸枣的趣事一直萦绕在我的心头,这也是一段不大不小的乡愁,小小酸枣寄托着我的无限情思……

   乔显德


标签: #酸枣 #马蜂

上一篇简单道理简单画

下一篇

  • 评论列表

留言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