纸醉碎笔——爱情,凉情

石坚 61 0

  这是最美好的时代,也是最凉情的时代。

  木心在《从前慢》中这样评价爱情,他说“从前的日色变得慢。车,马,邮件都慢。一生只够爱一个人。”

  读到这首诗时,我正坐在学校石桥旁的木椅上,脑海中浮现出一条青石砖铺成的街道,砖角婉转着墨色雕花,纹理中是方才绵绵的一时小雨,几片铺子里店老板泼出的苦茶叶,倒有几分“纱窗外,斜风细雨,一阵轻寒”。道旁李家的小幺梳着花苞头,粗布小褂,肩上挑着条盖着笼布的槐木扁担,小脸上眉头拧着,嘴里嘟囔着受潮的烟叶。打左是一洋式小楼,临近街角开着一扇横风橡木窗,窗框旁倚着一俊俏的姑娘,粉黛轻施,垂柳细眉,衣领处镶着一朵蝴蝶盘扣,芊芊玉手中握着一柄錾银小花扇,眸子溢出几分眷恋,美的似要把人的魂也勾了去,一抹朱唇似有似无的呢喃着句句情话,思着她千里之外的欢喜。是啊,那时的爱情,是叫人茶饭不思的。

  摩挲着纸面上的墨痕,我又恍然想起了李清照与赵明诚的琴瑟和鸣,三毛与荷西的生死契阔,字字真情,句句厚意。

  可如今的爱情却不似那时的爱情。

  如今凉薄人情中的宽慰倒使人自以为是爱情,他的眉眼恰似你心头朱砂倒称之为爱情,你我年龄相仿又都不甘寂寞倒无谓爱情……这个时代的爱情,廉价的很,却也金贵得很。

  生活在这个凉情至高的时代,人们早已忘记应给予爱情落字如石般的承诺,坚定不移的托付,以及朝朝暮暮的陪伴,那多的是什么,多的是麻痹感官的新鲜,耳听爱情的蜜语,以及唯我主义的轰轰烈烈。听着似有些偏执,细想又何不在理。

  若想要获得爱情,需掏心掏肺,需孤注一掷,需深藏欲望,需奉献一切。

  爱情,得之则有幸。


标签: #爱情 #的是

上一篇《作乱》浪小雨

下一篇小花

  • 评论列表

留言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