望江南

mady888 93 0

   梳洗罢,独倚望江楼。过尽千帆皆不是,斜晖脉脉水悠悠。肠断白蘋洲。

   ---题记

   红格小窗透初晓,轻轻地支起打开,“吱~”。

   “呼”打了小哈欠,揉了揉眼睛,只见烟雨朦胧之景,鸟鸣低飞,天色是暗淡得很。

  

   走到妆台那 ,摆好了铜镜。

   “小姐早!”

  

   “早哇。”

   仆人打来了一盆热水,又端来早点,她洗漱后吃饱,拿起那把檀木梳子,梳理着青丝,弄个垂鬟分肖髻,敷粉抹好胭脂涂额黄,画桂叶眉,画面靥、贴花钿,描斜红,点唇脂。

  照了照镜子,柳叶弯眉,桃花粉妆,眉心一点装饰 ,目如秋水蕴深情,樱桃小嘴露酒窝。

  着好了熏衣后,有些小开心,“小莹,备伞带琴随我出门咯。”

  

   “好嘞!”

  

   院子里议论起来。

   “嘿,你说小姐这是干什么去?”

  

   “见那提亲的李公子呗!”

  “不是!这你就不知道吧?每年的今天小姐都这样,三年咯!”

   “你给说说……”

  

  丫鬟们边干活边聊起来。

  轻烟薄雾,山隐峰藏,柳暗花明,风吹江水,起了一层层涟漪。

  

   “小姐,这风大,别着凉了。”

  “小莹,伞和琴给我,你先回去,我独自待会。”

   “这……是,小姐。”

   拿着油纸伞站在这望江楼上,身子轻轻靠着栏杆,望着江上,目光逐渐地远去,像是在盼望着什么……她呆住了,此时的思绪万千,都这是关于一个人,忆起了那年的今天:

   望江楼上,她抱着琴。

  “嘿,我说,你一个读书人,去从什么军!”

   她痴痴地看着一灰袍男子拿着剑,他不语,目光坚定,眉间透露着豪气,她从未想到过这个书呆子还会剑法。

  

  “你还是去考你的状元,再回来娶我不好嘛?”

  

   “你再弹一曲如何?”

  

   男人停了剑。

  

   “既然如此,那好,听好了”

   她弹起了琴,他喝了两口葫芦里的酒,拌着琴声,剑出鞘,随即舞了起来,长剑如芒,气贯长虹的势态,却是丝毫无损他温润如玉的气质。

  

   就像是最安谧的一湖水,清风拂过的刹那,却只是愈发的清姿卓然,风月静好。剑气如同被赋予了生命,环他周身自在游走。

  

   带起衣袂翩跹,顷刻间让人产生一种错觉:仿若这般舞剑,他就欲乘风归去一般。足不沾尘,轻若游云。她远远地看着,只觉得是哪里的云彩不小心飘落了凡尘。

   琴声急快了起来,他仿佛处于那战场之上,正浴血杀敌。

  

   “噔!”

  

   琴弦突然断了,她眼圈也红了,男子收了剑走过去,用手拭去了梨花雨,道:“国家正处内忧外患之时,外寇犯我大唐之境,大丈夫岂能不管。”

   “嗯,可是你这一去,什么时候回来?”

  她靠着那宽厚肩膀弱弱地问,怎么想也想不明白这个书呆子为什么要去从军。

  “这一去,回来也不知是何年了,你找个人家嫁了。”

  

   “不!我等你。”

  

   “风轻轻,情惜惜,天忧寒,月如玉盘,千回百转梦中寻,何处是江南?你还记得这句子吗?”

   他指尖抚过她玉面。

  “怎能相忘,这是初遇时对的句,我对的下句是水悠悠,韵依依,地慌凉,花抹红妆,灯影烟雨桨声里,此景相觅难,哈哈。”

  

   “那以后你回来了,天天都带我来看这景色可好?”

  

   “嗯,一定,我张子浮大丈夫一言驷马难追。”

  

   “来,拉钩。”

  

   “对了,这护身符给你,书呆子,你得随身带着哈!”

   “得嘞,大小姐。”

  

   他轻吻了一下她的额头。

  

  “开船啦,快走咯,别耽误了时辰!”

  

   船夫在催。

  

   “珍重,萍儿。”

  

   他放开她,上船而去。他坐在船边上,朝她挥手,她呆住了,轻抚了一下断了弦的琴,看着那小船逐渐远去……

  书呆子,你什么时候回来啊!每天带我去看这江南的好风景。

  

   天下起了小雨,她从回忆中回过神来,放好琴,弹了起来,远处忽然也传来牧笛声,她望着江上,来了一艘船,又远去,反反复复,却没有一艘在此停下的,白蘋州中游出了一对鸳鸯。

   “书呆子,你什么时候回来啊,我都要嫁人啦,呼,你在不回来,我就要嫁给别人啦!”

  

   她自言自语,有点儿哭腔,前几天她父母已经接受了李公子的提亲,再过几天就要嫁出去了,她反抗也没办法。

  

   云雾迷,箫笛残,雁字回首,早过忘川,抚琴之人泪湿满衫。

   那晚睡梦中,她梦见他身骑白马,身着战甲,回来了……


  • 评论列表

留言评论